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青澀的記憶 朋友 時如白駒過隙 四年的時光 已流逝在歲月的長河 留下無盡的相思 那年 因為共同目標 我們走到一起 稚氣未脫的你我 從而相識 年少輕狂而又羞澀 相遇無語 時間可以創造契機 彼此成為好友 時間的步伐仍在前行 稚氣邁向成熟 輕狂漸變穩重 然而 離別卻悄然而至 那種異樣的沉悶籠上心頭 曾經 幻想過很多次 我們的分別將會怎樣 是哭著挽留還是笑著祝福 我不知道 但是/那天 我怕了 怕自己會哭不放你走 心中充滿了彷徨與無奈 雙手緊握 看著 你走 雖然我忍的很狼狽 但我一直在笑 因為 你我想讓彼此永遠記住 記住 我們在笑 縱然 那微笑好痛好苦 依舊揮著沉重的手 看著你 遠走遠走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殘冬在猝不及防的鞭炮聲裡點點淡去,早春拉開季節的門簾羞澀而來。喧鬧了好多天,我在暖暖的被窩裡終於聽到了雀兒的啁啾,忽遠忽近,忽高忽低,起初是一二隻,再後來就響應似的連成了一片,清脆歡快的歌聲恰到好處裝飾了這個很久沒有寂靜的清晨。淺淺的笑,開上了我的唇邊眼角。 側身就看到臥室東北角茶几上一捧玫瑰花正燃著。素來喜花,每年重要的節日,我都要在家裡插上一些鮮花,增添一分花團錦繡的色彩,若不準備,就會覺得少了些什麼,就像小孩子沒有棒棒糖吃的失落不快。木木是個害羞不浪漫的男子,他總不好意思去花店買花,為此曾編出了一些好笑的話,他對我說:老婆呀,我都一把年紀了若再去花店買花,人家一定會笑我這人老不正經,又去騙小三了。但是今年情人節,他卻送了一大捧含苞待放的紅玫瑰給我,我知道他是要讓我感動、驚喜、快樂。 去年從秋天起我就沒有輕鬆過,生活工作把我這良家女子快搾成了一朵干花,偶爾累時,心裡就會生起一些埋怨,我為何不能放下一些羈絆,少一分責任,少一分執著認真,自顧自地活著?當木木紅著臉不好意思地把玫瑰花舉在我面前,一時間淚就盈滿了眼。能做他心裡宜家宜室聖潔的妻,所有的辛苦都值了。 深呼吸,嗅著染著甜味的花香,看著火紅玫瑰立在鑲著金邊白瓷瓶裡的倩影,心裡暖暖的。我不知別的女子怎樣,我卻獨愛玫瑰花,都說香花不紅,紅花不香,可這玫瑰卻獨獨又紅又香,讓人愛慕歡喜。少時在一本書上讀到此花還有別的名字,叫“徘徊花”,令我怦然心動,愣了好久,心想:我若是花,到哪裡找到為我心神相系,徘徊的人啊? 其實,那時我也是一朵帶刺的玫瑰,外表嫻靜若水,內心卻帶著愛的渴望,只因沒遇到讓我徘徊的人,用荊棘刺得讓人親近不得,因此也傷了別人的心,現在想來心裡很是內疚,但不後悔,我的愛好像注定要為木木這個男子燃燒,在他面前我會低著頭,溫柔地收起所有的刺,無悔地釋放所有的芬芳。一物降一物,看似是我降了他,其實是他收了我。 女人的初愛都是魯莽純真的,不在意是否金盃銀盆,會有一種不管不顧的執著和任性,癡心醉於令她心動的那只蝴蝶,做著三生注定的美夢,當愛去後,蝴蝶飛遠,一枝灰燼是何等情傷?就像王寶釧指著西涼高聲淒罵,從此人間又多了幾個怨婦。轉身看著身邊的木木,睡得正香,濃眉下多了幾縷皺紋,少了年少時的瀟灑,多了人到中年的成穩和滄桑,卻依舊讓我心動喜歡。輕輕在他額上一吻,心裡都是謝意。 謝謝這個男子,做了我的初戀,後來又與我在婚姻裡相守了17年。期間我們也會鬥嘴、爭吵、冷戰,但我們一直努力握著彼此的手,從沒有想過要放開。木木是個言語上木訥的男子,不會說纏綿火熱的情話,逼他一星期或許都不會說“我愛你”三個字,但他會在我上班出門時,對我說路上開車小心,會在吃魚時,把魚刺一根根替我剔除,只留下細嫩的肉,會在天剛有點冷時就逼我多穿毛衣,會在打雷下雨時,打電話提醒我記得要關好門窗,關上電腦電視,會在換季時,陪我上街快樂淘衣,會管著我不讓我做夜貓子,會容忍我亂買書,會容忍我所有的壞脾氣,這個男子,看似平常卻會在風雨時變得偉岸,為我及時撐起一把傘,讓我覺得有他在身邊,就沒什麼可怕的,什麼事都能挺過去。在這個家常男子的身旁,我不需要再粉飾自己,只要一心一意就做他心裡懂得,眼裡看得的那個家常真切女子,就好。 昨日看報紙看到去年離婚率又上升了,其中有一對小夫妻,才結婚三個月,因為都是80後,從小被父母疼著,都不會做家事,婚後單過,為誰做家事而吵架,最後不厭其煩,乾脆在情人節那天選擇離婚,讀之讓我歎息。陪著他們去民政局辦手續的父母感歎說他們還是有感情的,我看了卻只搖頭。他們是不懂得愛的兩個人,他們之間的愛不能叫做愛情,真正相愛了,不會是這樣的。 當心中真正愛一個人時,你會在大雪天走上十幾里,一臉一身的雪對著愛人微笑,你會心甘情願做所有讓愛人心動的事,你會日日為愛人牽掛擔心,想著多一點為愛人付出,顯得自己更多愛一些。不懂得付出的愛,不叫愛情。為了誰多做家事而爭吵離婚的愛情,更不能叫做愛情,叫了,到污濁了這個美好的詞。 愛情只有經過婚姻的洗禮,才能變得樸素親切。沒走入婚姻之前,愛情就好像做甜品,覺得越多放些糖會越甜越香,走入婚姻後,你就會發現太多的糖會讓人吃得發膩,還是適當清淡的甜才更妥當貼心。 我從不會說愛有天長地久,心是最難懂、最難駕馭的東西。我只能說小半生光陰裡我愛著這個人,後半生光陰裡還讓我與這個男子相愛,讓我們心甘情願把愛都存放在彼此那裡,榮辱相守,共粥共飯,辛苦也歡喜,那麼,我這一生就是完美快樂,無怨無悔的了。 此刻,睡意全無,起身披上碎花棉袍,給茶几上的玫瑰花重新換了水,又噴了些水在花與葉上,再看,覺得花似乎開得更燃了,綢緞似的花瓣,若有若無的清香,在這個安靜的清晨裡,夢般美好。再過些天,我會在它沒有開敗時就把它從枝頭折下,洗淨,選上幾朵形狀好的,一瓣一瓣小心夾在書中,然後放在書櫥裡,好多年以後,偶爾翻出這本書,讀起,看到這些風乾的花瓣,那又會是一種別樣的心喜。而那些餘下的花,先用袋子收好放在冰箱裡冷藏,等我閒時就把它們慢慢搗爛,用細紗布濾出汁來,用絲綿蘸了,放在春日暖陽裡曬乾,不知能不能做成胭脂?若果真做成了,我會趨木木睡著了時,輕輕塗在他的臉上,讓他在夢裡香甜滿頰。 想到這裡,回頭看看睡得正香的木木,忍不住壞壞地笑了。拉開窗簾,半開窗,初春陽光輕柔地落了進來,微暖微涼,幾隻小麻雀在桂花樹上玩得正歡,遠方的天空是透明的藍,看不到一絲雲彩,明朗乾淨。經過一個冬天的貯蘊,再等幾天,就會春爛枝頭,十萬花開了。而我的心頭呢?早已是溫柔安靜,春日正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