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天,同事接了一個電話,是有關一個網友的,我記住了那個名字,因為簡潔明瞭,特好記。不料,第二天中午,當我正百無聊賴,在聊天室裡瞎胡鬧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名字躍入了我的眼簾,是她,就是她,一個簡潔明瞭的名字。我收斂起自己習慣性的放肆,打點起精神,這可是個嬌嬌的女孩兒,別讓我給嚇壞了,少有的溫柔從我的指下通過鍵盤傳遞到了屏上。這就是我與百合的當初,說實話,裝溫柔的活兒可真夠累人的。 後來自然交談多起來,我又訝異起來,這個嬌嬌的女孩,性格卻有豪爽的一面,而且說話乾脆真誠,卻又是不多見的。我也是個不慣說假話的人,但又不忿旁人的虛偽,有時也免不了邯鄲學步,扯點小謊,不過到最後總是前言不搭後語,明眼人自然一目瞭然。自從有了百合這個談話的對手,我便擺脫了編話的圈子,想什麼說什麼,省了不少心。 再後來,不知怎麼我的手機裡就有了一個讓人心動的聲音,甜甜的,脆脆的,我記得我曾經在一篇文章裡這樣寫道: 一個聲音走近了我,於是朦朧的感覺便有了幾份真切,腦海裡不知不覺在用聲音勾畫著、填充著,模糊的輪廓日漸清晰,就這樣,我知道了聲音的魅力。 秋夜聽雨,由雨引發的思緒瀰漫心中的世界,那個聲音就輕漾在這個世界,成為這夜雨中奇異的風景。我突然想到了湖中的蓮藕,就是那樣,輕輕一掰,斷了,脆生生,是這個聲音,脆脆的。 “為什麼你的聲音沒有一絲湘音?”我對那個聲音發問,因為我知道,湘音最重。其實我真正想說的是“你的聲音好甜潤”,可是怕被誤會為俗套的奉承,心思細密的我只得轉言其他…… 我最終沒有將這篇文章貼出,還是那個原因,怕落了俗套的酬唱之語的窠臼。 不過,後來我寫《聲音的魅力》,不能說跟這沒一點關係,是一個聲音,一種浸透江南水鄉的溫婉、輕快的聲音,在我心頭蕩漾,直至流瀉在我的筆下。